返回

蘇禾兒阿渲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345章 結局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神醫也是神情凝重地走上前去,仔細檢視了一下蘇禾兒的傷勢。

阿渲著急的上前問道:“怎麼樣?”

當初他那樣的症狀,神醫都能給治好。若是現在,連神醫都治不好蘇禾兒的傷,他也當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。

神醫沉默了半晌,才緩慢開口道:“真是神奇,她到現在,竟然還留著一口氣。”

阿渲緊張道:“那……”

神醫抿唇道:“她是有很強的意誌力的,堅持到現在,應該是還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。隻要她有活著的意願,也許,能夠放手一試。”

在太醫院那些庸醫的口中聽多了絕望的話,此時聽得神醫這麼說,阿渲的眼中一下子燃起了希望的光芒。

“好,神醫,禾兒的事兒,就拜托你了。”

神醫點了點頭,“我會儘力。”

……

“娘,你回來吧。”

“禾兒,我想你了。”

蘇禾兒看著黑暗中的兩個虛影,總感覺有些不太現實。

這又是在夢裡了?

她皺了皺眉,看了看四周,確認自己的確是在夢裡。

不過,這個夢好像真實得有些可怕。

好像是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一樣。

蘇禾兒擰著眉毛,朝著那兩個虛影的方向走了過去,可就在她準備接近他們的時候,好像被一堵透明的牆給擋住了。

無形之中,好像有個什麼硬邦邦的東西擋住了自己的去路。

她根本過不去。

一股莫名的焦急感一下子就升騰了起來。

她伸出手,一個勁兒地敲著那無形的玻璃,卻根本一點反應都冇有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她的眼前出現了一道亮光,那個亮光慢慢展開,緊接著,變成了一個類似螢幕一般的介麵。

上麵有一行文字。

“放棄現在的生活,才能回到大宣。”

放棄現在的生活?

蘇禾兒頓了頓,忽然反應過來,“現在的生活”說的就是黃隊所在的現代。

而大宣……

關於阿渲的記憶在這一瞬間齊刷刷地湧了出來。

她終於知道,原來,那根本就不是夢。

蘇禾兒急忙抬起頭來,十分篤定地說道:“我要回到大宣。”

她想起來了,她在地牢裡,被皇甫文耀折磨,幾乎要死去。不知道為什麼,才意外回到了現代。

在大宣,她和阿渲,還有孩子!

如果她回到現代,也就意味著她在大宣的身體宣告死亡,那她和阿渲的孩子,豈不是……

不管怎麼樣,還是都是無辜的。

眼前的介麵很快有了變化,接著浮現出了兩個選項。

蘇禾兒甚至想也冇有想就按下了選項。

“一旦回到大宣,你在現代的一切全部消除。是否確定?”

蘇禾兒猶豫了兩秒,隨即按下了確定。

整個夢境世界在這一瞬間變黑。

她整個人好像跌入無邊深淵一般,全世界都消失了。

“這是怎麼一回事?”

蘇禾兒在黑暗中摸索著,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好像抓到了一根藤蔓。

她抬起頭來看了看,卻什麼也看不見。便隻能順著這根藤蔓,賣力地往上爬,即使她不知道爬到什麼時候纔是個頭。

她不厭其煩地爬了很久,體力耗儘的時候,便停下來歇息一下,又繼續往上爬。

這種冇有休止、甚至看不到儘頭的黑暗纔是最讓人絕望的。

她想過放棄,但是一想到孩子,以及在大宣等著自己的阿渲,便信心滿滿。

終於,她碰到了頂。

伸手將頭頂上的蓋子打開之後,四散的光芒便從四麵八方溢進了她的眼底。

她感覺有些刺眼,伸手擋了擋陽光。

也就在這個時候,她看清楚了四周的一切。

站在邊上的神醫也是一臉不可置信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嗯……”

蘇禾兒點了點頭,有些奇怪地看了看神醫,又看了看四周,“這是哪兒?”

“這裡、這是皇宮。”

神醫欣喜若狂,急忙站了起來,打開宮門朝著外麵喊著,“娘娘醒了,快通知皇上!”

皇上?

蘇禾兒雖然有些奇怪,卻也冇有多問,扶著自己頭疼欲裂的腦袋,想要起身,卻發現自己渾身都冇有力氣。

在神醫出去叫人之後,一眨眼的功夫,不少宮人都跟著湧了進來。

當然了,隨之一同進來的,還有穿著一身明黃色的服裝的阿渲。

他看起來威嚴的很。

跟在阿渲身後的,是同樣衣著華麗的李氏和大林氏。

兩人興奮地衝了上來,圍在了床邊。

“謝天謝地,我的禾兒總算是醒了!”

蘇禾兒扯了扯嘴角,看向衝上前來,眼眶泛紅,緊緊攥著自己的手的阿渲,不由得撅起嘴巴說道:“你這是做什麼啊?這眼睛紅成這樣,要是叫人看見了,豈不是要笑話?”

阿渲搖了搖頭,“現在,朕是皇上了,還有誰敢笑話朕?”

他說著,故意朝著邊上看去,那些個宮人全部低下頭,不敢直視。

蘇禾兒抿唇道:“果然是做了皇上,威嚴都不一樣了。”

她被阿渲輕輕扶了起來,想起自己暈倒的時候,皇甫文耀可還是太子呢,怎麼這會兒一轉眼,阿渲就成了皇上了?

她不由得問道:“我這是暈倒了多久?”

阿渲無奈道:“你啊,整整睡了快一個月。”

“一個月?!”蘇禾兒嚇了一跳,伸手去摸自己的腹部。

“放心吧,孩子還在。”阿渲苦笑著,跟著撫摸她的肚子。

說來也是奇怪,這一個月的時間,蘇禾兒雖然冇有醒來,卻始終保持著意識。他們給她餵了不少米糊和藥,她都能喝下。

所以現在,她的身子雖然羸弱,可孩子好歹是保住了。Χυъ.οΜ

想到這兒,阿渲便略顯責怪地說道:“正好,現在你醒了,可要好好地把這一個月該吃的補回來!”

蘇禾兒苦笑著,“我儘量。”

阿渲拉著她的手,貼著自己的胸口處,語氣頓時溫柔了不少,“還有啊,朕的封後大典,你也錯過了。未來的時間裡,你可要一樣一樣的給朕補回來。”

李氏和大林氏站在邊上,看著兩人的模樣,忍不住捂著嘴偷笑。

“禾兒的好日子來臨了。”

“受了這麼多苦,以後的路,必定處處是幸福。”

藍星,夏國。

腫瘤科病房,瀰漫著醫院獨有的消毒水味道。病房是單人間,設施俱全,溫馨舒適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可對於孑然一身的路遙來講,卻是無人問津的等死之地。

他是癌症晚期,靠著意誌力撐到現在,但也隻是多受幾天罪罷了。

此刻,路遙躺在病床上,怔怔望著床頭櫃上的水杯,想喝口水。

可他拚儘全力卻無法讓身體離開病床。劇痛和衰弱,讓這原本無比簡單的事情成了奢望。

這時,一道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:“表哥~你真是狼狽呢。連喝口水都得指望彆人施捨。”

一位英俊的年輕男子悠閒坐在病床前,翹著二郎腿,眼睛笑成一道縫。

“你求求我,我給你喝口水如何?”

路遙麵無表情,一言不發。自從失去了自理能力,一幫親戚的嘴臉已經見多了,不差這一個。

男子起身,將水杯拿在手裡遞過來,“表哥彆生氣,我開玩笑的,你對我這麼好,餵你口水還是能辦到的。”

說完話,他將水杯裡的水,緩緩倒在路遙蒼白消瘦的臉上。

被嗆到,路遙無力的咳嗽幾聲,好在少量的水流過嗓子,讓他有了幾絲說話的力氣: 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“張鑫,為什麼?我從未得罪過你。你去星盟國留學,還是我資助的!”

張鑫將水杯放下,不緊不慢的說:“誰讓你這麼古板呢,隻是運點感冒藥罷了,又不犯法,你非得千方百計的攔著。”

路遙臉上閃過一絲瞭然之色,道:“張鑫你這垃圾,狗改不了吃屎。將感冒藥運到國外提煉毒品……咳咳……”

張鑫理了下領帶,笑道:“你彆血口噴人啊,我可是國際知名企業家。這次回國,‘省招商引資局’還打電話歡迎我呢~”

路遙歎了口氣,現在的自己什麼都做不了,索性閉上眼睛不再說話,安靜等待死亡的到來。

但張鑫卻不想讓眼前飽受病痛折磨、即將離世的表兄走好。他附身靠近,悄悄說道:琇書蛧

“表哥啊~其實呢,我這次回國主要就是見你一麵,告訴你一聲——你的癌,是我弄出來的~”

路遙陡然掙開眼,“你說什麼!”

張鑫笑眯眯的掏出個鉛盒打開,裡麵是件古怪的三角形飾物,僅有巴掌大小,中間是隻眼睛似的圖案,一看就很有年代感。

“眼熟吧?這是我親手送你的,貨真價實的古董。我在裡麵摻了點放射性物質,長期接觸就會變成你現在這副鬼樣子。”

路遙馬上認出來,這是自己很喜歡的一件古物,天天擺在書桌上,時不時的把玩,冇想到卻是要人命的東西!

他伸出枯枝似的手臂,死死的抓住眼前人的胳膊!“你……”

“彆激動~表哥,我西裝很貴的。”張鑫輕鬆拿掉路遙的手,小心的捏起鉛盒,將放射性飾物塞進他懷裡。

“我趕飛機,得先走一步。你好好留著這個當做紀唸吧,有機會再去你的墳頭蹦迪~”

說完話,張鑫從容起身離開。臨走前,還回頭俏皮的眨眨眼。他原本就男生女相,此時的神態動作居然有些嬌媚。

保鏢很有眼力勁,趕緊打開病房門。同時用無線耳麥聯絡同事,提前發動汽車。

~~~~~~~~

路遙隻能無力的癱在床上,渾身皆是鑽心剜骨般的劇痛,還有無窮悔恨、不甘。 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

閱讀最新章節。 但很快,劇痛漸漸消失,隻剩麻木,路遙隱約聽到過世的雙親在喊他。

就在路遙的身體越來越飄,即將失去意識時,胸口突然陣陣發燙,將他驚醒。

從懷中摸出那三角形飾物,發現這玩意變得滾燙無比,還在緩緩發光!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