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全集王爺克妻命不怕,她有神符護體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355章 遲到的歉意,可還有意義?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良久

無聲幽歎一聲。

“罷了!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,乾媽也不能再不通情理的說些什麼,但乾媽有一個要求!”

“你說!”白斬彥與尉遲荌異口同聲道。

“乾爸乾媽對你們唯一的要求,就是你們這一輩子都要好好的,婚姻不要出現任何的變數,讓乾爸乾媽跟著傷心難過!”陸母鄭重叮囑。

兩個都是他們的孩子,他們不希望有任何一個人受到傷害。

“你們放心,我會一輩子愛她,寵她,讓她做最快樂的女孩!”白斬彥深邃眸光,落與荌荌身上。

與其說,此刻的言語是對陸父陸母的保證,倒不如說,是給予他所愛之人,一輩子的承諾。

尉遲荌臉頰,再次染上一抹嫣然,靜靜回望著他,眉眼間有著掩飾不住的歡悅與動容。

彷彿這一刻,天地間,隻剩下他們二人。

彼此的眼中,再也容不下其它。

——

季肖臻再次出現在尉遲荌與白斬彥麵前,已是幾日後。

白斬彥麵色沉冷,令人看不出情緒。

尉遲荌看看這個,又看看那個,不知是否是因為自己在,他們說話不方便?

悄摸摸挪動腳,準備先行離開,將剩下的時間與空間交由他們。

“荌荌!你不用走!”季肖臻喚住她離去步伐。

尉遲荌離去步伐微微一頓,怕他是覺得不好意思,忙開口道:“我去給你們準備些茶水,你們慢聊!”

“不用準備,我一會兒就離開!”季肖臻沉聲道,眸光重新落回白斬彥身上:“我今日來此,是想帶你去見一個人!”

“什麼人?”白斬彥麵無表情詢問。

季肖臻注視他片刻,道:“你奶奶!”

白斬彥周身氣息驟然冷卻:“去見間接害死我媽媽的罪魁禍首,你想讓我們說什麼?互相指責,還是相看兩厭?”

“”季肖臻呼吸一滯。

雖然來的時候,便已猜到他會拒絕,可當他說出這麼嚴厲的指責,心頭仍一陣壓抑的難受。

他知道,當年錯在他媽媽,可如今已幾十年過去,他也用行動報複了所有人,在她人生最後關頭,他又怎麼真的忍心,拒絕她最後一個請求,讓她死不瞑目。

“如果你今日來此,是為了此事,那麼我們冇有什麼好說的!”話音落,白斬彥意有所指望了眼房門方向,其寓意不言而喻。

季肖臻未動,沉重道:“她已時日無多”

“與我何乾?”白斬彥冷聲截斷,他欲出口勸說:“當年她逼迫我媽媽離開,讓我媽媽飽受議論與折磨,直至最後死亡降臨,都無法真正闔眼的時候,她就該想到,今日不被原諒的下場!”“對!你說這些,我都無法反駁,我也不奢求你能原諒她,隻請你看在她所剩時日無多的份上,去看看她,哪怕是一眼也好!”季肖臻懇求,麵色沉痛:“至於你媽媽,待百年之後,我會親自去懇求她的原諒

“人都不在了,再說這些冇有意義的話,還有用嗎?”白斬彥態度冷硬。

“小哥哥”尉遲荌上前兩步,伸手,握住他冰冷的指尖。

溫熱細膩的觸感,好似一瞬間,將他自孤冷的世界拉回現實。

稍稍垂首,望向滿臉擔憂的人兒。

“我冇事!”白斬彥開口,冰冷的嗓音中,多了絲溫和。

尉遲荌倏然伸手,環抱住他挺拔腰桿,試圖溫暖他整個人。

白斬彥稍稍愣了下,伸手,回抱著她。

清楚,她是想要安慰他,想要讓他不要傷心,不要難過

季肖臻怔怔望著,仿若瀕死的魚兒,互相取暖的倆抹身影,心頭一陣陣的抽痛。

造成如今這個局麵的罪魁禍首,除了他媽媽之外,他又何嘗不是最大的幫凶。

如果

如果當年,他從始至終都冇有妥協過,所有的事情,是不是都會變得不一樣?

可奈何,世界上冇有如果,更冇有後悔藥。

一切一切的悔恨,都隻能在午夜夢迴之際,自己一個人獨自品嚐。

“哎~~”良久,季肖臻長歎一聲,緩慢收回目光,邁步,一步一步向著房門外行去。

罷了!

既然不願意,強求過去,也不過是進一步的互相傷害,還不如帶著遺憾離世!

權當是

報應吧!

“等一下!”在他打開房門的一瞬間,白斬彥倏然開口。

季肖臻指尖微微一頓,回眸。

“我跟你去!”白斬彥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道。

季肖臻滿目震驚:“斬彥”

“走吧!”不給他追問的機會,白斬彥牽起尉遲荌,向外行去。

——

半個小時後

“進去吧!”季肖臻自病房內步出,對著白斬彥示意。

白斬彥牽著尉遲荌,便欲行入病房。

“小哥哥!我還是彆進去吧!”尉遲荌臨場退縮,怕打攪了他們談話。

“陪我!”冇有多餘話語,白斬彥沉沉望著她。

尉遲荌心頭微震,立馬毫無原則點頭:“好!”

二人行入病房,一眼便看到,躺與床上,眼瞼半眯,帶著氧氣罩,虛弱的彷彿隨時會嚥氣的老人。

麵上冇有想象中的盛氣淩人,也冇有想象中的悔不當初,隻有一片死氣。

而麵對這樣一個人,白斬彥心頭所有的翻湧,漸漸歸於平靜。

一個瀕臨死亡之人,已不值得他去怨,去恨。

望見來人,季母顫巍巍抬手,取下氧氣罩。

“還真像你媽媽年輕的時候!”季母輕輕扯了下唇角,想要伸手,去摸摸他,但指尖伸到一半,又默默的收回。

尉遲荌心頭有些不是滋味,但又無法去評價什麼。

畢竟,當年因為她,才造就了小哥哥媽媽一輩子痛苦,造就小哥哥自小到大,被人欺淩,被人戳脊梁骨。

“對不起”季母乾澀唇瓣輕顫,吐出內心深處最深沉的歉意。

白斬彥未語,目光清冷的望著她。“當年,是我太過強勢,看不上出身普通的白雨,覺得自己的兒子,值得擁有更好的女人”季母斷斷續續,將當年之事,一五一十細細道來,末了,自嘲笑道:“肖臻雖順從了我,乖乖娶了世家之女,但在成婚之前,便去結了紮,以斷子絕孫來報複我的蠻橫與強勢,世家之女也因為肖臻不能生育,倉促的與他結束了短暫的婚姻,自此以後,肖臻未再娶妻,一直一個人,那個時候,我便已生出了悔意

卻又拉不下臉麵,以至於最後,害苦了肖臻,害苦了你媽媽,害苦了你,讓你們本應相親相愛的一家人,麵臨著天涯海角,陰陽相隔”

“現在再說這些,還有意義嗎?”時光不會倒流,他媽媽亦不會複活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