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薑如意陸辰安全文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3章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薑知意冇料到他會如此說,之前他受傷,寧可讓葉芷吟為他上藥,也不肯讓自己碰他分毫。在懸崖時,也是因他昏迷不醒,薑知意才能碰他。而此刻的陸辰安應當是無比清醒的纔對。...

薑知意冇料到他會如此說,之前他受傷,寧可讓葉芷吟為他上藥,也不肯讓自己碰他分毫。

在懸崖時,也是因他昏迷不醒,薑知意才能碰他。

而此刻的陸辰安應當是無比清醒的纔對。

“怎麼了?公主不是要為臣上藥嗎?”陸辰安見她還愣在原地,略微有些不滿。

怎麼說陸辰安也是為了救她才受的傷,薑知意慢慢走近,彎下身為他寬衣。

她從未給他寬衣過,這飛魚服著實難解,她的手一直在四處亂摸,尋找衣釦。

薑知意能感受到陸辰安在看她。

過了一會兒,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響起:“公主殿下,對臣的身材可還滿意?”

第四十一章

聞言,薑知意的臉瞬間紅了,她慌忙擺手解釋:“不是,我……”

看出她的窘迫,陸辰安勾起唇帶了絲笑意,拉起她的手放在了飛魚服上的某處,聲音充滿了蠱惑:“我教你。”

薑知意像是著了魔,任由他拉著手,教她怎麼一顆顆解開釦子。

整個過程,薑知意都屏住了呼吸,不敢出聲。

她按照陸辰安的指示小心地解下了他的上衣,這才發現他左肩的傷口被劍割得極深。

之前在山洞裡,因光線昏暗,她未曾發現,他的肩頭後背,都有著大大小小不同的傷痕。

薑知意不禁有些心疼,她小心地吹了吹傷口,纔開始慢慢為他上藥。

他這次左肩的傷,還不如上次在懸崖下傷得一半重。

身為錦衣衛指揮使,陸辰安受傷早已如家常便飯一般,再尋常不過了。

這點小傷,他本來完全不曾放在心上,對於這點疼痛也早已經免疫。

但經薑知意如此小心翼翼地對待,他忽然感覺到了一絲久違的痛感。

上好藥後,她轉身去拿繃帶。

回過身時,因陸辰安的披風太長,薑知意一腳踩在了披風上。她被披風絆倒,直直地向陸辰安身上撲去,身上的披風也滑落在了地上。

陸辰安下意識伸手,接住了她。

薑知意的頭剛好磕在了他左肩上的傷口處。

觸及傷口,陸辰安悶哼了一聲。

“抱歉,我是不是弄痛你了?”薑知意忙抬起頭問他。

兩人貼地很近,說話間,薑知意的唇不經意地擦過了他的頸間。

陸辰安喉結動了動,好一會兒,才啞著聲音說:“無妨。”

就在這時,薑敘白風風火火地從門外跑來,大喊著:“知意,哥哥來救你……了。”

薑敘白進了門,這纔看清兩人的姿勢。

被眼前這一幕,驚得瞪大了眼睛。

他看見,陸辰安裸著上身,薑知意隻穿了裡衣,依偎在他的懷裡。

這場景屬實很難讓人不想歪。

“你……你們這孤男寡女,未著寸縷的。”薑敘白用扇子指著兩人,好一會兒才憋出一個詞,“簡直是傷風敗俗!”

他著實有些頭疼,這已經是第二次趕上這樣的畫麵了。

這兩人還一次比一次過分。

這坊間還傳言,薑知意不受陸辰安待見。

陸辰安自己也還不承認。

說他不喜歡薑知意,鬼纔信呢,反正他薑敘白不信。

想著,薑敘白對陸辰安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。

又用扇子指著薑知意,恨鐵不成鋼地說道:“你還要待在他懷裡多久啊。”

“表哥,你誤會了,我不是……”薑知意聽到他的聲音,這才反應過來兩人的姿勢有些不妥。

薑知意羞得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纔好。

她趕緊想從陸辰安身上起來。

“彆動。”薑知意剛離他遠了些,就又被陸辰安一把按了回去。

陸辰安對於薑敘白一來,薑知意就急於想和自己撇清關係的行為很是不滿。

他將薑知意又往懷裡摟緊了一些,力氣的大得完全不像受傷的樣子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