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崇禎唐通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797章 後路之爭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六月二十六日清晨,明軍列陣出擊。

豪格率領八旗兵迎戰。

雙方鏖戰至中午,各自鳴金收兵。

簡單吃完午飯後,雙方再次進入戰場展開角逐。

未時末刻時分(下午三點),勒克德渾帶著數千人來到寧遠東河的中遊。

寧遠東河與寧遠西河在寧遠城東南角處交彙,兩條河的中上遊互不相乾,兩條河的下遊共同組成了一條河。

三十條浮船載著三十個死士,順著河水衝向下遊。

岸邊的明軍很快發現了異樣,他們一邊朝浮船射擊,一邊將訊息告訴了平遼總督王永吉。

“建奴浮船順流而下?”王永吉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他在軍帳內快速掃了一圈,發現其他將領都不在,隻有楊展一個人在。

鋪設完浮橋後,楊展的水師便冇有了用武之地。

反正閒著也是閒著,王永吉便將他留在帳中商討軍情。

冇想到今天派到了用場。

他拿出一支令箭遞給楊展:“楊將軍,你立刻率領五百水師官兵趕往浮橋處,務必保住浮橋。”

“是!”楊展跑步來到外麵,翻身上馬帶著數十名親兵先一步衝向浮橋。

五百水師官兵跟在後麵狂奔。

等楊展來到下遊時,八旗兵第一艘浮船已經和第一座浮橋相撞。

堅固的浮橋隻是晃了晃,並未斷裂。

“打銃!放箭!”楊展站在浮橋上,指著八旗兵。

砰!

鳥銃兵扣動扳機,彈丸激射而出。

弓弦震動,箭矢飛出。

可惜都被八旗兵前麵的盾牌和身上的甲冑擋了下來。

“去側麵射!拿長矛來!”楊展怒吼。

在等待長矛時,浮船上的八旗兵忽然把盾牌扔到河裡。

明軍立刻將鳥銃,三眼銃,弓弩瞄了過去...

船上的八旗兵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。

他既不躲,也不閃,當著所有人的麵舉起了火繩。

“去死吧!”

八旗兵將火繩扔進裝滿火藥與火油的船艙裡。

呼!

火焰竄起一人多高。

緊接著火焰變小,濃煙升騰。

起初煙霧是白色的,隨後煙霧由白轉黑。

不等眾人喊出滅火二字,浮船發生了爆炸。

轟的一聲。

爆炸產生的衝擊裹著浮船上的火油、火藥,狠狠砸在了浮橋上。

浮橋本就有些搖晃,在衝擊波的衝擊下搖晃加劇。

哢嚓!

連接木船的木材發生了斷裂。

緊接著火油被尚未熄滅的火星點燃,火油又引燃了冇有燃儘的火藥。

“滅火,快滅火!”浮橋上的明軍大喊。

“來不及了,浮橋要斷了,快逃命!”

“咳咳咳,火油沾了木頭,水潑不滅!快走!”

浮橋上的明軍紛紛後退,跑向岸邊。

楊展也被親兵拽上了岸。

哢嚓,浮橋斷裂。

斷木帶著火焰,衝向第二座浮橋。

此時...建奴第二艘浮船到了。

寧遠河下遊河麵寬約百丈,建奴浮船居中而行。

岸邊的明軍用魯密銃射擊,射程也有些不夠。

即便射中對方,也無法破甲將其射殺。

“快,去第三座浮橋!”楊展用儘全身的力氣大吼。

他深知已經無法阻止第二座浮橋被炸燬、燒爛,現在應該考慮如何保住第三座浮橋。

在他的帶領下,數百名士兵拿著長矛、竹竿來到第三座浮橋上。

所有人都赤著上身,屏息凝神。

轟!

第二座浮橋被炸。

或許是浮橋質量太好,亦或是建奴在船裡裝的火藥劑量不夠。

第二座浮橋安然無恙。

第三個八旗兵操控著第三艘浮船,駛到之前爆炸的位置點燃了火藥。

轟!

第二座浮橋轟然斷裂。

河水裹著斷木殘骸,衝向第三座浮橋。

浮橋上的明軍立刻將長矛和竹竿探入水中,阻止浮橋殘骸撞擊浮橋。

“下水!”

楊展一聲令下,近百名水師官兵嘴裡叼著匕首躍入水中。

他們入水後先是尋找漂浮物,藉助漂浮物的浮力衝向建奴浮船。

靠近後一邊往船裡麵拍水,一邊奪船。

這些水師官兵都來自南方。

南兵本就善水,南兵的水師更是以一當十。

八旗兵雖然也會水,但僅限於打魚釣魚和遊泳。

論水戰,他們根本不是明軍水師的對手。

不多時,便有兩個八旗兵被明軍用匕首捅死,浮船也被明軍繳獲。

楊展在浮橋上看了一會,心情很是沉重。

水師官兵打的並不輕鬆。

他們冇有甲冑,而浮船上的八旗兵卻有甲冑在身。

每殺死一個八旗兵,明軍需要付出三四個水師官兵的性命。

好在這種趨勢很快被逆轉。

明軍從其他地方用馬車運來數艘小戰船,士兵們登船作戰。

有了戰船後,這些水師官兵如魚得水。

橫衝,直撞,斜著攻擊!

各種角度,各種攻擊手段全都使了出來。

在損失兩座浮橋和數十名官兵的性命後,楊展將三十艘裝滿火藥,火油建奴浮船儘數繳獲、擊沉。

為了穩定軍心,他組織水師官兵連夜

後路危機暫時告一段落。

入夜後,豪格得到了兩個壞訊息。

“王爺,勒克德渾未能將明軍浮橋燒燬擊沉。”傳令官說道。

“可惜了!”豪格歎息著搖頭。

傳令官繼續說道:“蘇拜抵達塔山與博洛彙合,請求下一步指示。”

“什麼指示?本王讓他擊潰塔山明軍,打通退路!這還需要指示嗎?”豪格捏著拳頭罵道。

“額...”傳令官沉吟些許,“蘇拜說明軍並未迎戰,而是棄岸登船。”

“跑了也好!”豪格鬆了口氣。

“冇跑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豪格有點懵。

“明軍水師在距離岸邊數裡的海麵上遊弋,似乎是在等蘇拜和博洛離開。”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