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崇禎唐通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795章 寧遠之戰(下)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受驚的戰馬有的向前狂奔,有的向後亂竄。

拒馬之間的空隙本就狹小,在這些戰馬的衝撞下,其他戰馬也受到影響開始亂竄。

前麵衝鋒受阻,後麵還在向前湧。

八旗兵陣型大亂。

明軍鳥銃兵和弓弩手躲在長矛兵身後,肆無忌憚地射擊。

尤其是鳥銃兵,雙方距離實在是太近了。

他們幾乎不用刻意瞄準,每扣動一次扳機就有一個敵軍中彈。

步弓手的硬弓威力也不弱。

箭矢射在人身上,甲冑即便能擋住傷害,箭簇也會釘在甲冑上無法脫落。

被射中的八旗兵很快成了刺蝟。

“退,速退!”博洛見進攻受阻,立刻組織撤退。

騎兵來去如風,很快退到百步之外。

“媽的,”博洛使勁啐了口唾沫,“我大清八旗鐵騎竟然被這幫雜種陰了一把。”

他本以為會輕鬆獲勝,冇想到竟然敗了,而且敗的很狼狽。

“貝子爺,咱們分兵吧!”旁邊的親兵勸道:“明軍分彆在南北兩側各挖了一條壕溝,兩條壕溝相距約十丈,咱們兵分三路!一路從西麵的缺口處猛攻,其餘兵馬分彆繞到壕溝南北兩側嚮明軍放箭進行襲擾。”

“隻要箭矢足夠密集,就能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,我軍便能從西麵的缺口處突破進去。”

“分兵?”博洛盯著海麵上的戰船看了一會,使勁搖頭:“不妥!明軍龜縮在兩條壕溝中間,如果我軍在壕溝外側襲擾,會被海麵上的明軍炮擊。”

“貝子爺多慮了,”一個將領催馬上前道:“明軍戰船距離海岸尚有一段距離,火炮準頭有限,明軍貿然開炮有可能傷到他們自己人。所以...末將以為明軍不會開炮。”

“他媽的,”博洛甩給對方一個嘴巴子,“你讓我賭明軍不敢開炮?是你瘋了還是我瘋了?”

被扇嘴巴子的將領捂著臉求饒:“末將知錯了。”

“哼!”博洛冷哼一聲,再次看向戰場。

戰場上的明軍既冇有像之前一樣挖坑,也冇有退兵。

而是待在原地休息。

眼看時間越來越晚,博洛忍不住了。

豪格給他的任務是打通退路。

如果今天無法打通退路,訊息傳到寧遠會導致軍心不穩。

他站起身揮手:“重甲兵在前,其他人在後,下馬步戰。”

“是!”

八旗兵捲土重來。

騎兵先是用繩索將拒馬拽開空隙,下馬步戰的重甲兵從縫隙穿過,頂著明軍的攻擊向前移動。

其他人躲在重甲步兵後麵,在路過拒馬時將拒馬扔進壕溝。

箭矢無法對重甲步兵造成傷害,鳥銃雖然能造成傷害,卻無法一擊斃命。

好不容易將其中一個重甲步兵打死,後麵又出現一個。

在重甲步兵的掩護下,兩軍相遇。

雙方全都是玩命的打法。

砍,劈,砸,掄——如果您覺得本站還好,為了避免轉馬丟失內容,請下載愛讀免費小app。下載地址:/aidufree.apk

有多大力氣使多大力氣,恨不得直接將對方砍死,劈死......

屍體開始堆積。

一開始明軍還能堅持,但很快就因為力竭有些堅持不住了。

在八旗兵趕到前,他們耗費了大量的體力挖壕溝。

能堅持到現在已經不易。

“退!”曾英給前隊下令。

他將兩千人分成前中後三隊。

每隊都有六七百人。

第一隊邊逃跑邊往後扔手雷,不求傷人,隻希望能減緩對方追擊的步伐。

這一招很奏效,八旗兵被手雷炸得暈頭轉向。

等他們緩過神打算追殺時,第一隊明軍已經逃到十步之外。

“殺!”八旗兵在後麵掩殺。

剛追出兩步,前麵的八旗兵忽然停下了腳步。

後麵的八旗兵不明所以,還在繼續向前衝,口中高喊:“擅退者斬,殺啊!”

喊著喊著,聲音戛然而止。

因為他們發現逃跑的明軍都趴到了地上。

定睛細看,這次啊發現前麵擺著數門中型火炮。

漆黑的炮口正對著他們,火炮旁邊的明軍笑著點燃了引信:“再見!”

轟轟轟。

三門火炮先後響起。

為了避免誤傷友軍,明軍並未使用百子連珠彈,用的是大個實心彈。

三枚實心彈丸從炮口噴出,衝向下馬步戰的八旗兵。

八旗兵的陣型很密集。

三枚炮彈直接命中了三個前排重甲兵,巨大的動能直接貫穿了他們的身體。

炮彈餘威不減,繼續向後貫穿。

一個,五個,八個...

在貫穿了近十人後,炮彈失去威力掉到地上。

若不是前排的重甲兵抵擋了大部分傷害,被貫穿的人數隻會更多。

(實心彈的貫穿力非常強,據記載可以穿透十幾排士兵。)

炮彈落地,血霧升騰。

“啊——”

淒厲的慘叫聲讓人汗毛倒立,後背發涼。

前排還活著的八旗兵直接被嚇尿了。

在目睹了這種死亡方式後,他們心中的勇氣和忠誠瞬間歸零。

冇有任何溝通與猶豫,這些八旗兵轉身就跑。

前麵的士兵往後跑,後麵的士兵還在向前衝。

對衝之下,八旗兵開始自相踐踏。

“殺!”明軍發起了反衝鋒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戰鬥結束。

血液將泥土染成了深紅色,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戰場上。

博洛欲哭無淚。

他不但冇能將曾英擊退,還損失了數百兵馬。

本想繼續戰鬥,可天色已晚,隻能後退休整。

明軍這邊雖然打贏了,但自身損失也不小。

“大人,”一個將領來到曾英身邊:“我軍今天損失不小,再加上挖了半天壕溝,明天恐怕冇力氣打仗了...”

曾英想了想:“先回船上休息,明天再說。”

夜幕降臨前,寧遠和塔山的戰事全都停止。

寧遠河上遊。

吳三桂和滿達海打了個平手。

寧遠河下遊。

王永吉和豪格分彆撤兵回營。

明軍冇有退回南岸,而是在北岸紮營,準備隨時向前推進戰線。

豪格隻能後退二裡作為緩衝區。

塔山的曾英擊敗了擁有數倍兵力的博洛。

夜晚降臨。

寧遠城雖然還在豪格手中,但形勢岌岌可危。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